Contents

对我来说,2013 年有两件大事:一是不顾我爸的反对把婚结了;二是终于肉身翻墙了,而且是到了之前都没想过的美国硅谷,进了更没想过的 Twitter。

我认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父母当然有权利过问,但无权干涉,尤其是以一个荒唐的理由:她没有工作。我甚至都不好意思在这里写,可这就是我爸反对的理由,难以置信。别怪我没尝试和父母沟通,只是你不会理解和坚持认为周末上班才是正常的人沟通起来是有多么困难。

在很多中国人眼里,我这是不孝。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任何人首先是为自己活着,孝顺父母当然重要,但是再重要也不如自己的自由重要。生命是父母所给,但自由是上天所赐。如果他们愿意拿走我的生命,我绝对毫无怨言,可是我只要还活着一天,我都不能交出我的自由,尤其是选择我自己幸福的自由。古今中外,自古以来,永远都是歌颂爱情,从来没听说过歌颂父母干涉婚姻的。其实这是也我为什么打算要移民的一个最重要原因。

能来美国完全是靠运气,不是我谦虚,真的如此。我在2月份的时候张罗着找国外的工作机会,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等都在考虑的范围之中,简历也在 linkedin 上投了不少,也有朋友在看到我的博客后帮我推荐的,无奈很多都是没有消息,最后基本上只收到了 Twitter 的回复。Twitter 的 HR 是我见过的效率最高的,没有之一。电话面试基本上当天就能收到结果,因为时差的原因我在美国西海岸时间晚上12点多还在和 HR 聊天。幸运的是所有面试我都通过了。

更幸运的是我在 H-1b 签证配额被抢光之前就拿到了 offer 并且提交了签证申请。因为今年美国经济复苏的缘故,工作机会特别多,也就是说全球申请 H-1b 的人特别多,多到超出配额一倍,所以只好进行抽签。更更幸运的是我被抽中了。更更更幸运的是我还赶在了 Twitter 上市之前到了。所以这完全归结于人品爆发的原因。

从9月底登陆美国到现在基本上4个月了,过了所谓的“新鲜期”,我想可以谈谈我对美国的感受了。美国其实没有什么伟大的,无非就是把人性的自由释放出来了,虽然它做得还是不够好,但是世界上比它做得更好的国家还真屈指可数,尤其是比起摸着石头过河的国家来说真是好太多了。

我们都知道不少在美国自由成功的故事,来到这里我也不可避免地在街上看到了很多自由失败的人——流浪汉。或许我在《经济为什么会崩溃》一书中读到的一句话最能够概括,“无法自由地失败,也就是无法自由地成功。”这一句的另一种读法就是,自由的代价就是允许你自由的失败。很多别有用心的人喜欢故意夸大自由的代价来让你相信自由多么可怕,可是我们要记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自由也不是天生完美的。

加州税高,但是缴的每一笔税我都清楚,把税交给一个民主透明的政府更让我感到放心,尤其是看到 Batkid这种故事 的时候,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纳税纳得这么值!湾区虽然房价高,但是比起北京来,显然是一个码农可以承受得起的。

真心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亲自到美国来感受一下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而不是受电视上的新闻报道(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所干扰。美国的强大不是说它是一个完美的国家,这个星球上没有哪个国家是完美的,甚至也不是说它的国父们设立的制度多么好,而是它有一种纠错能力,不管犯过多大的错误都能改正,尽管可能需要很多年。资本主义的罪恶是显而易见的,人们都能看到并且有自由去纠正它;共产主义的罪恶是欺骗性的、制度性的,它足以扼杀任何企图纠正它的人,无论地位高低。

自由,对于我来说,更主要的选择自己想过的生活不被别人说三道四的自由。相信很多像我这样的年轻人过年回家都有体会,你结婚生孩子的自由在你父母和亲戚们说三道四面前荡然无存,所以一个宽容的社会环境比允许你上街游行或许对于大多人来说在生活中更重要。在这一点上我很欣赏美国的父母们,我也认为孩子成年以后就是独立的个体,如果成年了还需要我们指手画脚地指导,那就是做父母的失败。

我想要移民的理由或许千百条,唯独没有的就是一定要以后的孩子去读名牌大学。虽然我们也会尽力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但是就算孩子以后高中毕业了选择去做清洁工,只要他/她做得开心,对社会无害,我们也绝对支持。美国的宽容社会至少不让人觉得做清洁工是丢人的一件事,并且还能有保障自己生活的收入,这就已经很足够了。我们甚至还想过,他/她如果是个同性恋,把自己的男朋友/女朋友带回家,我们就当又多了一个儿子或女儿,有何不好?

这才是自由的味道。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