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你或许没听说过仓央嘉措,但你很可能听过“那一生,那一世”。他是六世达赖喇嘛,在很多人心目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和尚”。

历史上像仓央嘉措这样神秘而且被严重误读的大人物恐怕不多(当然不能算那些被某些人刻意篡改的),主要是因为正史中关于他的记载实在是太少,以至于关于他更多的是民间的传说。而他的诗歌在被后人翻译的过程中又各种被曲解,久而久之,他就成了今天人们心目中“流浪在拉萨街头”的“世间最美的情郎”,而他的诗歌也被流传为朗朗上口的情歌,折杀了无数少女的心……

这本书就是从历史的角度来试图还原出一个真实的仓央嘉措。无奈传说多过史说,书中很大篇幅都是在辟谣,最后作者自己推出的结论也只是自己的一个比较靠谱的观点而已,史实是不是这样我们谁也不知道。建议每一个想了解仓央嘉措的人都应该读一下这本书,起码你会知道,真实的他并不是一个花和尚,那些情诗要么是被错误翻译和演绎,要么是被“张冠李戴”地加到他头上去的。用妹子的话说是,“有些事看似风月,其实无关风月”!

其中最出名的当属那首“那一生,那一世”: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地,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这首情诗实际上不是仓央嘉措写的,它是出自《信徒》这首歌。

那首“东山诗”,即“在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的月亮,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确实是仓央嘉措写的,但被译者误读,后人在这个错误的基础上又进行了加工。原诗中对应“年轻姑娘”的是“未生娘”这个奇怪的词,不见得就是情人的意思。

那首 “日夜爱恋的情人,如能成为终身伴侣,哪怕是海底珍宝,我也把它捞上来”,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出自仓央嘉措。

还有那首《见与不见》: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也确实是源自仓央嘉措,但经过后人的翻译和添加已经背离原意了。

抛开历史不谈,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其实上面这些诗歌都挺不错的,难怪无数少女为之倾倒啊!我个人最喜欢的还是吴虹飞唱的那首《仓央嘉措情歌》

那一天,我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不为来生,只为你的温暖。那一世,我转山转水,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天上的仙鹤,借我洁白的翅膀,我不会远走高飞,飞到理塘就返回。山顶升起皎洁的月亮,你的脸庞浮在我心上。
当然,后来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在理塘被找到,于是“飞到理塘就返回”就成为仓央嘉措预言的证据了。亏我去川藏线的时候还路过理塘了呢……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