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以前对凡高了解很少,只知道他是一个割耳、开枪自杀的怪才。读了这本《凡高画传》才知道,原来他一生都是生活在痛苦之中!

他一生默默无闻,穷困潦倒,基本上一直在靠他弟弟提奥的经济支持活着。开枪自杀时年仅三十七岁。

作为一个画家,他一生仅卖出去一幅画——《红葡萄园》,而非他死后被拍出天价的《向日葵》。他一生仅办过一次个人画展,还是在他弟弟提奥的家里。无论怎么看都不能称得上成功。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与这个社会似乎格格不入,还经常被人们驱赶,送进精神病院。他与别人能和谐相处的时候并不多,都是喜欢让他作画的农民,更多的人则是厌恶他,把他当作一个疯子来看。

作为一个男人,他终身未婚。他追求过两个姑娘,均遭到无情地拒绝。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喜欢他的姑娘,结果姑娘的家人极力反对,最后以这位痴情的姑娘的自尽而告终。

无怪乎他的临终遗言是“痛苦即人生”了!这是对他一生最好的写照。

在他这一生当中唯一对他关心备至的就是他的弟弟提奥,他的画他都细心的保管着,他写给他的信他都仔细珍藏着,直到去世他也是死在了这位弟弟的怀里。可见,人生得一知己足以!

所以,年轻人,你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啊?你那点儿痛苦和凡高这痛苦的一生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加上萨特那句名言,正好凑成一对:他人即地狱。痛苦即人生。这或许才是对人生最好的概括……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