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不见得要天天厮守在一起,即使一辈子不见面,心里仍记得,那种感情是最真的。”

──刘若英

我在这里停留了一辈子,真正熟知了这里的一切。
也终于了解了那一年,你为什么会来,又会走的原因。
这里的美,是令人迷失又令人绝望的美,
是年华逝去时留下的痕迹,
其实,我们的名字早就刻在了这乌镇的碑墙上,
仿佛这故事是注定要发生的,而且也注定要这样结束。
我们爱过,
在青春过往的岁月中,我们珍惜那热爱,
并且尝试着去证实爱,是可以没有理由,没有距离,没有答案的一种东西,
起码这一点我们做到了,而且不只是我们做到了,他们也一样。
有个诗人叫聂鲁达,
他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
是不是我们的爱情,也要到霜染青丝 时光逝去时,
才能像北方冬天的枝干一般,清晰、勇敢、坚强。
我们都曾醉在水乡,任年华似水,似水年华。

我们相爱过吗?
相爱过。
多久?
好像是一瞬间。
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是无尽的挣扎和惦念

如果可以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从来不曾遇见你,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清空记忆不再想你,
如果可以,如果真的可以…我希望初见你那一刻起,将你拥在怀中,守侯到永远!

文: 这一夜我好想长大,你说男人是因为什么而长大的?大概是因为女人吧!
英: 那女人呢?
文: 女人?那该问你才对啊!
英: 女人,是因为爱上一个男人而长大的。所以爱情是可以让人成长的。
文: 但是令彼此成长的两个人,却无法常驻在一起.
英: 你是说我们吗?
文: 对,是我们,但不止是我们。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