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

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

(这首歌太逗了,非常欣赏这种面对生活的态度。)

[audio:http://221.208.0.95/netforder/2594284974406.mp3]

演唱 词曲: 邵夷贝

王小姐三十一岁了
朋友们见到了她
都要问一个问题:
你什么时候打算嫁呀
可是嫁人这一个问题
又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决定的
她问她爸爸
她问她妈妈
他们都说你赶紧的
你看你看你看人家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
你看你看你看看那那那那
大龄文艺女青年
该嫁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不是也该找个搞艺术的
这样就比较合适呢
可是搞艺术的男青年
有一部分只爱他的艺术
还有极少部分搞艺术的男青年
搞艺术是为了搞姑娘
搞姑娘又不只搞她一个
嫁给他干什么呢
搞姑娘又不只搞她一个
奶奶奶奶奶奶的
朋友们介绍了好几个
有车子房子和孩子的
他们说你该找个有钱的
让他赞助你搞创作
可是大款都不喜欢她
他们只想娶会做饭的
不会做饭的女青年
只能去当第三者
不会做饭的文艺女青年
只能被他们潜规则
奶奶奶奶奶奶的
这一首歌纯属雷同
如有虚构纯属巧合

请不要自觉对号入座
然后发动群众封杀我
你看你看你看她只会做西红柿炒鸡蛋
你看你看还要就着方便面
那是非常好吃的
mia mia mia mia mia mia mia
那是非常的好吃的
mia mia mia mia mia mia mia

Coders at Work (二)

Ken Thompson:印象中很少见到这位老大接受什么采访,这次能读到这么长的一篇专访着实不容易。这位大牛是必须崇拜的,必须的,据说连DMR都敬他三分,可见其功力到底如何了,呵呵。人家不光编程牛,下国际象棋都很牛,于是下着下着就搞出了下国际象棋的计算机乐……

在书中的采访中你可以读到很多关于当年Unix的故事,以及大牛当年的故事,比如这位大牛是读EE出身的,曾热衷于搞电子的玩意儿,在进贝尔实验室之前是教书的,等等。最让人震惊的是,这位大牛自己爆料,他当年去贝尔实验室面试工作纯属意外,其实他只是想借去面试的机会去免费旅行,到那边探望一个朋友,根本就没想找工作的事儿,结果呢,不小心真面上了,于是才有了后来精彩的故事!历史啊,有时候就是喜欢开玩笑,设想如果当年贝尔实验室因为听说他对工作不感兴趣干脆不要他了,那我们现在可能连Unix都没有呢!更别说 Linux 了!感慨万千……(本人省略数百字感慨。)

在谈起编程的问题时,Ken 老大终于亮出了他的杀手锏,本人早就有所耳闻,那就是他编程都是自底向上的!!这一点很牛B,一般人做不到的,包括本人在内的多数人都是习惯从上到下,无论读代码还是写代码。我也尝试过自底向上写,结果写得一塌糊涂,我那程序还不算大,要是大的程序那简直没法写了……唉,看看人家,还能写出那么牛的操作系统,编译器等等,境界和咱这种小菜就是不一样!不服不行!

在被问道调试的问题时,他就更牛了,人家不光不用调试器,就连用print都是和咱不一样的。像咱也就调试时加几个print吧,可人家是在编代码时就已经想好该在哪里放print了,保证程序跑起来调试时有足够的print可用。瞧瞧,这就是咱和牛人的差距!啥也别说了,学习吧。

作者问他如何找到有才华的程序员时,他认为程序员最重要的素质是热情,呵呵,其实何止是程序员啊,很多工作必须的。大牛还顺带提了他是如何面试别人的:

It’s just enthusiasm. You ask them what’s the most interesting program they worked on. And then you get them to describe it and its algorithms and what’s going on. If they can’t withstand my questioning on their program, then they’re not good. If I can attack them or find problems with their algorithms and their solutions and they can’t defend it, being much more personally involved than I am, then no. At the same time you can get a sense of enthusiasm. It’s not something you ask directly, but in the conversation you’ll come with this enthusiasm-ometer, and that is tremendously helpful for me. That’s how I interview. I’ve been told that it’s devastating to be on the receiving side of that.
估计能通过他面试的人这个世界上还真没多少个……不过人家这种面试的方法确实值得国内很多面试官们好好学习一番乐!

大牛现在在 Google,貌似地球人都知道。不过据他说他在 Google 根本就不提交代码,虽然他在 Google 的工作是做 Infrastructure 的。Google 就爱养这样的牛人,他们的工作可能对 Google 没有任何直接的好处,但 Google 就是乐意供着他们让他们做研究,嘿嘿,这才是真正的高瞻远瞩啊!

Coders at Work (一)

偶然间看到的这本书,本以为是讲软件工程的,没想到是采访牛人们的书,正好符合本人的八卦风格,不得不看。

像这样的书,一看就知道其质量完全取决于采访者(作者)的问题质量,还好,以我之见,作者的问题还算不错,牛人们回答得也比较详细,所以这本书是很值得读的。

书中共采访了15位牛人,本人见识浅薄,在此之前只知道其中5位,主要是因为这些牛人中有不少是来自我不关心的 Java/Javascript 领域,和我并不熟悉的 Haskell,Lisp 领域。虽然是采访类的书,但章节顺序还是有关系的,因为作者在采访后面的人时会提到前面的人,但从我的感觉来说,这个关系不重要,完全可以按照你喜欢的顺序去读。我还没读完,目前读完了我最关心的三个牛人:Jamie Zawinski,Ken Thompson,Donald Knuth,下面计划去读 Joe Armstrong 和 Fran Allen,其他牛人就是我之前不知道的了,按先后顺序去读吧。慢慢来,不必着急,一天读上几页就行。这本书还是有遗憾的,那就是有不少我喜欢的牛人没有在这里。如果让我采访,我至少还会加上 Linus大神RMS大仙Alan KayEris S RaymondDMRRob PikeBill JoyJohn Carmack

言归正传,书中提到的一些问题很有意思,也很值得思考,而且书中最值得你去体味的地方是牛人们讲述的自己的编程经验,看了之后受益良多,牛人之言不我欺啊!

Jamie Zawinski:如果你不知道他,我不会感到奇怪,但是他说过的那句话你一定有所耳闻:

“Some people, when confronted with a problem, think “I know, I’ll use regular expressions.” Now they have two problems. ”
大牛这句话道出了使用正则表达式的人们的心声啊!这位大牛是XEmacs的作者,Mozilla的早期作者,他也写过XScreenSaver,这条是我读了这本书后才知道的。更为牛B的是这位大牛是从CMU退学的,Orz了。。。在说到为啥退学时,牛人说,他上高中时就在CMU里编程了,到了大学却还要学习如何使用鼠标,于是一怒之下就退学了!!牛人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So it’s just same shit, different day—I couldn’t take it. Getting
up at eight in the morning, memorizing things. They wouldn’t let me
opt out of this class called Introduction to Facilities where they teach
you how to use a mouse. I was like, “I’ve been working at this
university for a year and a half—I know how to use a mouse.” No way
out of it—“It’s policy.” All kinds of stuff like that. I couldn’t take it. So I
dropped out. And I’m glad I did.
谈到这里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本文到此为止列出名字的牛人当中,没有一个参加过什么 ACM 竞赛,退学的反倒不少,两个:Jamie和John。这不得不说是对贵国计算机教育的一个绝好的讽刺!杯具啊,我这辈子是没机会退学了!每思及此,后悔不已……打住。

这位大牛对C++ Template极其排斥,可谓恨之入骨啊,你要是去他那面试时说你用这玩意儿他会马上拒你!他这么说是有道理的,因为C++的模板太复杂了(以至于需要一本专门的书来讲它!),而且各种编译器的解释也可能会有出入,当然了你要是能玩到boost那种程度就另说咯~!

在被问道如何调试程序时,他说以前也使用调试器,比如gdb,但他曾碰到过gdb的一个bug,所以后来更多使用print了。发自肺腑啊!虽然本人不是牛人,但也很少使用gdb等调试器了,尤其是调试内核,基本上只用printk()了。实际上内核的情况更复杂,即使你有kgdb等调试工具你也可能用不上,比如系统刚启动时,比如内核做kexec跳转时,这些情况我都遇到过,你只能用乖乖地去用printk()。

在被问道都看哪些书时,他还是推荐MIT那本经典的《Structure and Interpretation of Computer Programs》,然后就是《Design Patterns》,他承认他确实没读过《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g》,虽然他也觉得应该去读的。本人这三本都没看过,内牛满面地掩面而过,无地自容……

作者问他一个程序员应该必备的关键素质是什么,他说是好奇。知音啊!他的观点我再同意不过了!!不过还是牛人说得更透彻,再次引用一下原话吧:

Well, curiosity—taking things apart. Wanting to know what’s going on under the hood. I think that’s really the basis of it. Without that I don’t think you get very far. That’s your primary way of acquiring knowledge. Taking something apart and looking at it is how you learn to build your own. At least for me. I’ve read very few books about computers. My experience has been digging through source code or reference manuals. I’ve got a goal and, alright, to do this I need to know what this thing does and what this thing does. And I’ll just sort of random-walk through that until I find where I’m going.
对于程序员来说,有一颗好奇的心才能驱使着你去发掘更多的代码,遇到问题之后多去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其根源是什么,以后如何避免它,只要这样自己才能不断进步。

假如《阿凡达》是在贵国制作……

制作好的电影首先被送到了光电总急的老爷们手中,某位老爷大怒,指着导演的鼻子质问:“导演,你是准备替人类说话,还是准备替纳美人说话?!”导演当场吐血身亡。片子被打回去修改。

导演的儿子接过他爹的工作,来完成他爹生前未实现的愿望:一定要让《阿凡达》上映。经过多次反复修改,最后《阿凡达》的故事情节被锁定为:

地球人类的领导人为了解决潘多拉星球上的钉子户问题,经裆代会一致决定,派遣一位优秀干部深入到纳美人基层,切实了解当地的真实情况并如实汇报。该同志到了基层以后,和当地的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对顽固不化的钉子户进行思想动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实在不行采取威逼利诱,逐个击破,步步为营,迫使一大批人签订了拆迁安置协议,许诺将来一定会为他们建立森林保护区。只有一个年长的老酋长,冥顽不灵,最后在树上自焚。该同志出色地完成了潘多拉星球的拆迁安置工作,得到了地球领导的高度评价,被送回地球,授予“地球劳动模范”荣誉称号!同年,地球宣布本星球GDP保八成功!

若干潘多拉年之后,潘多拉星球已经是座座高楼,人类在上面生活安居乐业。因其优美的环境,潘多拉星球上房价奇高,漂移山附近的地价已经涨到了和矿石一样贵!一部分纳美人逐渐被人类同化,一部分生活在山洞里的贫民窟,而剩下的仍生活在仅存的几片森林之中,继续逃避人类追杀……

阿凡达

朋友帮我买到一张iMax的票,而且位置还不错。看完之后差点没回到地球。;-)

看了之后有两点感想,互不相干的。

一:二十一世纪最贵的是什么?想象力!这部耗资数亿美元的电影技术上我们没法比,恐怕更没法比的是想象力。想不到比做不到更可怕!片中潘多拉星球的爱娃其实和阿西莫夫科幻小说《基地》系列中的盖亚星球的盖亚类似,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相信《阿凡达》再拍个续集就应该是盖亚了。《基地》系列中最后人类选择了盖亚,莫非这才是生命真正的“命运”?科幻中的不少东西都是对未来的预测,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读科幻小说的原因之一。瞧瞧贵国在科幻领域那贫乏的想象力就知道贵国的未来如何,还谈什么崛起,纯属扯淡……

二:道德问题。恐怕即使没去看的人也知道这部电影是讲拆迁和钉子户的,可为什么人家就有身在拆迁队伍里却一心向着钉子户的人?为什么贵国真实的拆迁中却没有这种人?贵国强大的城管队伍里也没见有良心发现站出来为“影响市容”的小摊小贩们说话的吧?更别说帮他们反抗了……贵国乃礼仪之邦,以德服人,这么一个国家居然出的竟然多是“徐老太”那种利用人们好心做坏事的人!还有,米国建国之初时建国大爷们也有机会专政一把吧,可人家为什么就肯抛弃自身荣华富贵而建立起一套让后世子孙享用不尽的完善制度?而贵国60年来到现在一直没出现这种人?这肯定不是制度问题,这是道德问题!说白了,这个国家的人太自私!为一己私利竟可窃国!正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瞧瞧,一个法律缺失的国家道德竟然也是如此贫乏,于是,这个国家只剩下一个东西:

与 google 无关的

google 退出不退出瓷器国对我本人来说关系不大,它不退出我用它,它退出了我翻墙去用它;对瓷器国的多数用户影响也不大,该用摆渡的还是用摆渡。

瓷器国不会因为 google 退出不退出而有多少改变,youtube 还是继续上不去,facebook 还是继续被封,官老爷们还是想封谁就封谁,没错,可能下一个就是你!瓷器国一直都在变得更糟,不会因为 google 不退出而减速,因为很明显这只取决于官老爷们的心情。

我在 google 那篇文章《后 google 时代的来临》中提出的观点结论不会因为 google 退出不退出而有所变化,该思考的问题我几乎天天都在思考,你思考不思考和我无关。哪天我觉得这个国家再也呆不下去了我就移民,我旗帜鲜明地支持移民!

记住,现实只会变得更糟。

同时,根据前面那篇《欢迎长期退订本博客》中评论的反馈,我决定要建设一个有瓷器国特色的功夫网主义博客!具体如下:

1. 坚决反对一切令博主本人不满意的评论;

2. 发现上述评论情节严重者会被以“颠覆本博客”罪论处,处以禁止来本博10年,剥夺评论权利3年的处罚;

3. 所有评论者必须坚持“一个本博”的立场;

4. 本博是充分开放的,博客评论非常活跃。本博与其它博客文化背景不同,必须找到一条符合本博博情的评论审查模式,维护本博安全是为了本博更好的发展;

5. 本博博友对抨击本博的行为表示强烈愤慨,这严重伤害了本博博友的感情;

6. 为净化本博环境,避免青少年受本博不良信息的影响和毒害,本博在即日起拟建立“博坝”。

欢迎长期退订本博客!

是的,标题没写错!

博客写的时间长了,难免来看的人多,说实话我不光没有高兴,而且心里烦!我最初写博客的目的仅仅是记录一下生活,仅此而已,不多不少!

在弄独立博客之前我还弄过三个博客,第一个就是在bokee.com上的,那时候国内写博客的人还很少。那时候多爽啊,想写什么写什么,连审查都几乎没有;想转载什么转什么,把首页弄得再乱也没关系,反正也没几个人看!第二个是在CSDN上的,基本上和第一个同时,但这个主要是写技术文章,可CSDN基本上是温逗斯的基地,而且CSDN的blog系统对firefox支持不好(至少当时如此)。再后来,第三个是在my opera上的,因为opera做的那个blog系统太好了,非常喜欢,就迁移过去了,而且当时用opera非常频繁,可惜后来my opera被墙了。

于是终于搬到了这个,写的东西才慢慢积累下来,时间长了难免人多,人多了难免傻B和脑残多!你说这些人吧,明明是一个你觉得再显然不过的东西到了他们那里总会“有问题”,“有问题”也就罢了,可他们还非得摆出一副教训人的姿态!同志们啊,这让我很为难啊,你说我要是和这种傻逼较劲吧?那么明显的东西根本不值得花时间去辩解,浪费时间不说还浪费精力!要是不理这种傻逼吧?他还会觉得他很有理,你自己理亏说不过他了!要是直接删除这些傻逼的留言吧?他还得给你伸冤说限制那个在贵国根本就不存在的什么xx自由!神啊!!告诉我,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恳求各位长期退订本博客了!

还有,人多了我心里会觉得不舒服,你想想,要是写一篇关于自己生活的文章会有那么多人围着看是一件多么别扭的事!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这还不算完,还有一些人,只要你写了篇啥文章让他/她/它不满意了,丫还会说,“博主让我失望了”云云,我怎么听怎么都像是我写博客是专门为了丫满意?!我自己花钱搭博客不说,写的文字一分钱不拿,还得挖空心思专门去让你满意??

我真诚地希望有一天本博客能恢复以前那样,只有我的朋友来访,来留言,通过博客来关心一下我的近况,这样我就很知足了!

是的,我确实也写一些技术文章,目的无非也就是对自己知识的一个总结。如果你觉得我的博客文章对你有用,那只是巧合!虽然我很高兴看到我写的东西能够帮助你,但我仍然不建议你订阅本博客!我们还有 google,只要是 google 还对本博客进行收录,你就不用担心找不到对你有用的东西,所以订阅真的是没必要的,同理,常来也是没必要的!

欢迎任何除了我朋友之外的人长期退订本博客,长期不访问博客!就当本博客被墙了!谢谢理解!谢谢合作!谢谢各位大爷大娘们,叔叔阿姨们,哥哥姐姐们,弟弟妹妹们,姑姑婶婶们,望您老高抬贵手了!

(技术交流请发邮件,我的邮箱你知道在哪里找。另,在任何IM上都不解决技术问题!)

后 google 时代的来临

“秦人无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阿房宫赋》
我想最近这些天大家的火气都不小,这些天里发生的事已经使我出离愤怒了。我早已经对老大哥的所作所为不抱有任何幻想了,奇迹在哪里都可能发生唯独不可能在瓷器国!

不管 google 退出的真正原因是不是关乎“间谍”,瓷器国的形象从此一落千丈,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你应该牢记这个日子:2010年1月13日,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对每一个在IT外企工作的人来说更重要!谁能排除你们就不会受到 google 一样的“待遇”呢?

google 的离开意味着以后的日子里 google 的各种服务会相继被贵国墙掉,这仅仅是个时间的问题,我向来是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这一小撮人的。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将要迎来后 google 时代,我们除了要学会翻墙这种基本存活技能外,我们还要学着反思:到底是什么逼我们走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今天走的是 google 下一个会是谁?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无动于衷显然是没有用的,忍气吞声显然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今天,他们赶走的是 google,明天又是一个别的网站,直到看着一个个网站都被重置,终会有一天,恭喜,天朝大局域网终于建成了!

不过实际上,让我们反过来想想,被墙也是有好处的:与其每天担心着它今天到底会不会被墙,还不如知道它被墙后翻墙去看,这样一来连其它墙外的东西都一起看到了!墙不但没有达到它最初的目的,而且适得其反!老爷们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老爷们一惯执行的政策是“封杀”,可他们没有充分意识到,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你们墙掉网站,我们可以代理;你们墙掉代理,我们可以Tor,可以VPN,可以SSH;你们封掉敏感词,我们用同音词来代替;你们封掉横排文字,我们可以用竖排,斜排,藏头诗;就算你们河蟹掉全部文字,我们依旧可以用图片!由此可见,一味“封杀”在根本上是没有用的,而且还会更加促使人们去查找敏感词,去翻墙去看墙外的景色。

而且,他们的所作所为还会让更多的人对天朝彻底失望,直到有一天绝望为止。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在各处埋好了一个个炸药桶,现在就差一根导火索了。于是他们就忙着掐灭各种导火索,而从来都不去想想自己当初为什么在那里埋下了一个炸药桶?更没去想想为什么不去卸掉所有炸药桶而是一味地掐灭所有导火索?其后果可想而知!

请你们记住,你们现在可以粉饰过去的历史,你们现在也可以篡改现在的记录,但你们休想在未来修改现在的历史!你们今天的一切所作所为终将在未来的某一天得到公正的审判!老大哥在注视着我们,但历史在注视着我们所有人,没有人能逃过……

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后代在走进国家博物馆翻看历史上对今天的记载时能够看到一个公正的记录;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有一天这个国家的所有人民能够生活在一个无拘无束的环境里过着平静自由的生活;我有一个梦想,我希望“人人生而平等”不再是一句空话,而是人人奉若神明,至死不渝的真理!

梦想终归只是梦想,现实依旧是现实,“今天”不为“明天”而奋斗就永远只是“今天”。后 google 时代要来了,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引用《双城记》中的话作为本文的结尾: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东北之行游记

简单写写东北之行的游记,希望对以后去的人有用。

我们是先坐晚上火车到的第一站沈阳,卧铺大约180¥,第二天早上七点半左右就到了。说实话沈阳其实没多少可逛的地方,要说沈阳的故宫吧,北京的故宫我都去了不下3次了,再去那个也没啥意思;大帅府值得一去;中街无非是沈阳的“王府井”。所以我们最后决定上午去逛大帅府,中午去中街那边吃饭。

出了火车站门口就有公交车到中街,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或者干脆花2块钱买张地图。我们到的早,加上当天沈阳超级冷,尽管在火车上早有准备但还是觉得冷。下了公交就去附近找吃早点的地方,吃点儿热乎的东西暖暖身子。吃完饭就直奔大帅府,门票50¥,而且没学生票。所谓大帅府其实就是张氏父子官邸:张作霖和他那出名的儿子张学良,在里面看看也挺好的,至少能勾起你对当年历史的回忆。反正我不喜欢张学良这厮,当年手里握着绝对优势的兵力却硬是不抵抗,否则现在恐怕连“抗日战争”一说都没有!更别提后来的西安事变了,怪不得“一小撮”那么喜欢他……他老爹张作霖尽管是一文盲军阀,但起码也算是条汉子,没想到却生了这么个熊儿子……

逛完这个就去中街吃饭去了,吃的是老边家饺子,感觉一般,没吃出什么特色来。吃完饭就赶紧出去买衣服什么的,虽然来之前我们准备了不少衣服,但从来没见过这么冷,准备不足。于是打的去五爱市场,其实就是沈阳的“动物园”,在那里补充了一下身上的装备。那里的东西很便宜,不过需要自己砍价,看你的嘴皮子功夫了。因为离开的火车是晚上的,所以时间还比较充足,于是又跑到了北陵公园去逛,据说那里是皇太极的陵墓。公园也要门票,记得好像是10块钱左右,里面很大,这么冷的天在里面逛是需要勇气的,逛完都冻得不行了。晚上跑到刑警学院那边吃饭,喝了不少啤酒,很舒服,吃完就赶紧打的去火车站了,第二天要到齐齐哈尔。

从沈阳到齐齐哈尔的卧铺185¥,也是晚上走第二天一早到,所以这样就可以省下住宿的费用了。去齐齐哈尔无非就是看丹顶鹤,扎龙自然保护区就在这里。来之前同事叮嘱我两件事:一是当地民风彪悍,二是那里的烤肉很好吃,一定要尝尝。结果两样我都见识了。

先说第一个,刚出火车站,因为我没吃东西,所以想找个地方吃早饭,可朝周围望了半天愣是没看到合适的,最后无奈之下只好去对面的“李先生”吃面去。吃饭时看到这么一件事,让我深刻体会到了当地彪悍的民风。我们在那吃饭,对面坐着貌似是一家人,至少有女儿和母亲。旁边的服务员不知道怎么就瞪着那个女的,那个女的不爽了,你瞪我也瞪你,没想到服务员更不爽了,开口说:你看什么看!女的立马不愿意了,和他骂了起来,那服务员突然骂了句:x你妈!这时对面坐的她妈立刻发飙了,准备举起旁边的椅子去砸那个服务员,可是那里的椅子都是那种和桌子连一起的啊,结果整个桌子差点儿被她掀翻。要不是旁边的值班经理前来拉架和道歉,估计后果不堪设想……我在那看得一愣一愣的。

吃完饭就去扎龙,可是车不好坐,手机上网搜了搜,有好几种说法,其实最靠谱的是,先打的去“大福源”身后,起步价就到了,在那里找到306公交车到扎龙,往返票价20¥。扎龙自然保护区门票记得是40¥,每天有固定的时间放鹤,我们赶的是11点那场。里面很大,而且积雪很厚,有的地方可以没过膝盖,放眼望去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原,很好看,强烈建议提前一个小时来到这先顺便逛逛。到了放鹤时间就去放鹤的地方看鹤,丹顶鹤就是电视上看到的那样,没什么独特的,不过它们起飞,落地的姿势确实很好看,所以来这里摄影的人很多,周围全是“大炮”,单反,拿着卡片机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

回市里时可以选择在火车站附近下,公交会路过那,然后可以打的去吃烧烤,我们去的是宏昌烧烤。这里的烧烤其实是铁板烧,把菜和肉放铁板上自己烤着吃,大冷的天吃这玩意儿非常爽!我还要了瓶白酒,喝到肚子里那叫一个舒服啊。价格不贵,两个人吃了90多,而且牛筋我们没吃完。吃完饭就坐车去哈尔滨,硬座就可以,50¥一张,两个小时就到了。

到了哈尔滨已经是六点了,先找住的地方,来之前计划好了住哈工大附近,正好火车站门口有公交直接到,记得4,5站的样子。在哈工大门口找了半天最后还是住在了哈工大招待所,我住的是3人间的一个床,38¥一晚,有公共浴室可以洗澡。招待所的那个老师傅非常和蔼,什么忙他都会帮,印象很深刻,所以我感觉哈尔滨人都挺热情的。

第二天一早起来就去索菲亚大教堂和中央大街,从住的那向前走不远就可以坐公交到那边,下车的地方基本上是在它们俩中间,向左是中央大街,向右是索菲亚教堂。索菲亚教堂很明显是俄罗斯风格,挺有气派的,而且在那参观的俄罗斯人特别多。从那一直向前走是中央大街,中央大街很长,一直通到松花江江边。一路上可以看到不少俄罗斯风格的建筑这个步行街是商业街,店铺特别多,有一家你不要错过,里面卖冰激凌,一定要在这么冷的天去尝一下冰激凌!路过邮局时我们还去给北京的同事们朋友们寄明信片。逛完了已经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感觉很饿了,于是去了斯大林公园旁边的一家“朝鲜风味”,那家店很小,而且便宜,两个人才吃了40多。他们家的“土豆辣白菜”超级好吃,一定要尝!

吃完可以四处瞎逛一下,因为去看冰雪大世界还比较早,天黑了再去看才有意思!那里有公交车直接到。到那天就已经黑了,看到里面各种颜色的冰雕很兴奋,毕竟是头一次见。门票比较贵,今年是200¥,学生票90¥。因为我们去时是冰雪大世界今年正式开放的前一天,人还不是很多。里面有几个小滑梯,也有一个号称世界上最长的冰滑梯,也是免费,不过这个人多需要排队,玩了一下确实很有意思;里面还有冰上自行车什么的,也都是免费,随便玩;也有节目表演,因为还没正式开放所以还没人。回去的公交不好等,那趟公交晚上在那一站根本就不停,所以得先坐别的公交到城里然后再倒,这一点感觉不爽。

第二天基本上就没什么逛的了,最后决定还是去看看冰雪大世界对面的雪博会,就是在太阳岛的那个,门票也不便宜,150¥,学生票75¥,其实里面也就是雪雕,感觉一般,没有冰雕好看,所以比起冰雪大世界的门票来这个钱花得不值。下午就收拾一下准备坐火车去长春了。去长春也就3个小时,硬座41¥。

在长春下了车就直接去坐轻轨,可以到东北师大,因为那边住的多,也便宜,我住的那间40¥一晚。长春其实没啥逛的,主要是冲着长影世纪城去的。轻轨直接到那,终点站,门票198¥,学生票99¥。结果证明去看这个是非常明智的,里面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比如那个4D电影,其实就是比3D多了个现实气氛,比如电影里应该“有风”向你脸上吹来时你会感觉到确实有风,不过是从座位上冒出来的。在里面可以观看电影的某些制作过程,比如电影里空中抓直升机的特效是如何拍的,风声雨声雷声是如何模拟的,演员如何配音的,讲解员还会邀请现场观众去尝试。里面最好玩的一个应该是“太空探险”(注:全价里包含这个,但学生票里不包含),里面有个球形屏幕,然后观众坐在“宇宙飞船”上,随着屏幕上的画面和情节你坐的“飞船”也会随之震动和晃动,实实在在地体验一把《星际迷航》里的场景!geek 千万不要错过啊!我觉得要是3D的就更爽了!在里面一圈玩下来基本上一个白天就没了,感觉这个票价还是挺值的。出来就差不多天黑了,抓紧吃了个饭就去机场赶飞机。因为下雪的缘故,出租车去机场都贵,平时也就不到60¥,结果我们使劲讲才讲到75¥。

到了机场发现飞机果然晚点,还好只晚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后就到北京了。这次旅行顺利结束。总共花费1900¥左右,包含机票,机场大巴,各种打的,寄明信片,给朋友买的哈尔滨红肠等等。

P.S. 因为没穿毛裤和棉裤,我从到齐齐哈尔时开始穿4条秋裤,Orz。。。

P.P.S. 照片这里:

沈阳: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2211420/

齐齐哈尔: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2211904/

哈尔滨: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2213398/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2214913/

长春: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22215499/

两个革命性的新玩意儿

前些天看到过这么一个据说是 google 出的新玩意儿:

http://www.mtime.com/group/15023/discussion/757177/

感到很震惊,以前在科幻电影中看到的东西都有人要作成产品了,不管想象力还是技术都非常牛逼,如果真是 google 做的我一点儿也不会感到吃惊。图像识别技术都要发展到这种程度了,看来我不是一般地落伍了……

没想到今天看到一个更让人震惊的玩意儿: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xNzY2MDUy.html

不光震惊,而且羞愧,身为一个搞IT的,我居然都想不通这个玩意儿的原理是什么…… 掩面而去……

唉,真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啊!要是哪一天这两个东西都能成为市场上的产品,那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多么大的变化啊!

—————————yy的分割线—————————

最近因为《阿凡达》3D电影特别火,我也yy一下。现在视频聊天我们有,3D电影也有,但是把两者结合起来的东西却没有,不久的将来我们会不会实现很多科幻小说中提到的全息影像通讯呢?貌似国外确实有公司在做这玩意儿…… 这绝对也是一个革命性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