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极权最有效的统治术是仇恨教育,塑造一个远在天边的外在敌人,人们就会忘记身边的痛苦。

——《1984》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比爱国要重要一万倍,那就是生命与尊严、自由与民主、公平与正义。这些都是整个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普世价值观,不会因为国家、种族的不同而有所改变。任何一个国家,尤其是你的国家,如果维护不了它们,那么这个国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和基础,就根本不值得你去爱。如果你的国家连为何要在一起组成这个国家都回答不了,那么这个国家就没有必要去爱。

自由就像空气,拥有它时,你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一旦没有自由时,它比什么都重要,值得你用生命去捍卫。而爱国,只是在此基础上可有可无的东西。没有自由,没有尊严就去谈爱国纯属扯淡,毫无意义。任何形式的爱国都不应该和这些普世价值观冲突,如果有,那你应该毫不犹豫地抛弃爱国,去捍卫自由和尊严,不管他们是不是你的同胞。

退一步讲,就算我们应该爱国,那爱国的前提至少也得是这个国家属于你才行吧?问题是,你觉得这个国家哪里属于你了?你买的房子,70年之后就不是你的了;代表你去开会的人,也不是你投票选出来的;你纳税养的人民公仆,也是先为领导服务;除了你必须纳税是真实的外,这个国家有哪个地方算是属于你的了?一个不属于你的国家你凭什么去爱?

更何况爱国本身就是不对的。如果爱国是正确的,那么纳粹统治期间的德国人民效忠纳粹就是正确的;如果爱国正确的,那么军国主义时期的日本人民崇尚战争就是正确的。既然你反对侵略战争,反对军国主义,那何必举着爱自己国家的旗号去反对别人爱国?既然你赞同普世价值观,那么当你自己同胞的自由受到侵害,社会正义得不到伸张时,你为什么不上街?而当一个遥远的假想的敌人购买了一个你这辈子都不会去的小岛时你反而上街了?就算这个小岛收回了又如何?你的自由会收回嘛?你国家的社会正义会多哪怕一点嘛?贪污腐败会减少一点嘛?不会!

相反,如果我们从今天起,不爱国,爱自由,爱公平,爱民主,努力争取自己的权利,那么我们的国家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个自由、公平、民主的国家,就会变成一个真正值得你去爱的国家,到那时候爱国只是一个自然而然的感情罢了。

除非你能消除人类的爱国之心,否则世界就永远不会太平。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