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1. 1. 出租车司机#他问是程序员吧,我说是;他问是写代码的不是搞测试的吧,我说是;他问是底层系统呢还是上层应用呢,我说都做过现在做底层;他问做OS汇编用的少了吧,我颤声说,嗯,现在用C,忍不住问:你研究这个吗?他面无表情说,我给各大IT公司做过OS;我良久陷入沉默;最后他问,车钱够付吗?
  2. 2. 晓松体# 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命卖青春,用加班熬夜,献项目完成。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贪污腐败之事。干好了,谢同事谢项目经理,干砸了,加班加点不成眠。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头发掉落,脊椎疼痛。经理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欢娱,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
  3. 3. 甄嬛体# “方才在内核里看到一段代码,技巧极为高超,私心想着若是代码让你来写,定可提高你对内核的理解,对你编程能力的提高必是极好的。虽劳费些许精力,倒也不负恩泽。” “说人话!” “内核里有个bug,不知道在哪……”

平时上微博经常看到一些有意思的段子,偶尔也会顺手模仿几个。贴出几个来供大家一乐。

身为一个Linux程序员,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这个叫ELF的Hostel!

——师爷,写程序最要紧的是什么?
——蛋定!
——师爷,调试程序最要紧的是什么?
——运气!

三年前我就开始模仿文艺青年:喝星巴克、穿格子装、抽烟喝酒、留长头发、放荡不羁,每天坚持看文艺书刊,出门旅行背一把吉他。现在,我除了唱歌跑调吉他还是只会弹“两只老虎”外,一切都很像文艺青年了。

出租车司机#他问是程序员吧,我说是;他问是写代码的不是搞测试的吧,我说是;他问是底层系统呢还是上层应用呢,我说都做过现在做底层;他问做OS汇编用的少了吧,我颤声说,嗯,现在用C,忍不住问:你研究这个吗?他面无表情说,我给各大IT公司做过OS;我良久陷入沉默;最后他问,车钱够付吗?

晓松体# 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命卖青春,用加班熬夜,献项目完成。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贪污腐败之事。干好了,谢同事谢项目经理,干砸了,加班加点不成眠。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头发掉落,脊椎疼痛。经理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欢娱,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

甄嬛体# “方才在内核里看到一段代码,技巧极为高超,私心想着若是代码让你来写,定可提高你对内核的理解,对你编程能力的提高必是极好的。虽劳费些许精力,倒也不负恩泽。” “说人话!” “内核里有个bug,不知道在哪……”

Contents
  1. 1. 出租车司机#他问是程序员吧,我说是;他问是写代码的不是搞测试的吧,我说是;他问是底层系统呢还是上层应用呢,我说都做过现在做底层;他问做OS汇编用的少了吧,我颤声说,嗯,现在用C,忍不住问:你研究这个吗?他面无表情说,我给各大IT公司做过OS;我良久陷入沉默;最后他问,车钱够付吗?
  2. 2. 晓松体# 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命卖青春,用加班熬夜,献项目完成。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贪污腐败之事。干好了,谢同事谢项目经理,干砸了,加班加点不成眠。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头发掉落,脊椎疼痛。经理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欢娱,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
  3. 3. 甄嬛体# “方才在内核里看到一段代码,技巧极为高超,私心想着若是代码让你来写,定可提高你对内核的理解,对你编程能力的提高必是极好的。虽劳费些许精力,倒也不负恩泽。” “说人话!” “内核里有个bug,不知道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