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他和我们多数年轻人一样,本来有着一份舒适、而且在不少人看来羡慕的工作,如果再继续工作几年可以买车买房,结婚生子,然后知足地过一辈子。

可他偏偏没有这么做!放着舒适的办公室不坐,偏偏向往风餐露宿的旅途;放着安逸的生活不过,偏偏去冒各种风险去折腾自己;放着温暖的家不住,偏偏骑着自行车去用车轮丈量世界!这一去就是七年。

在很多人看来,他是个疯子。他们不理解,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不光你,我自己出门旅行时也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反复思考,我觉得这句话最能概括这个问题的答案:“既然到了这世上,就要把世界好好的看看。不是为了谁,就是为了活了这一把,不看看这个世界长什么样子,就不甘心呐。”正如《瓦尔登湖》里所言,“免得到了临死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生活过。

其实很多时候,让我们放弃继续前进的并不是前方有多么困难,相反,而是后方有多么安逸,让你舍不得、放不下,迟迟不肯出发。困难再大我们咬咬牙也能克服,而安逸不是,我们都会从内心里不知不觉地屈从于它。旅途上不是没有艳遇,不是没有人陪伴,只是,哪怕姑娘再温柔,哪怕哥们儿们再义气,哪怕那酒再喝也不够,也要不回头,不回头地走下去!

七年之后,石田回到日本之后的故事,这本书里没有多讲。我很想知道,那时的他有一种怎样的心态?是看过了大千世界之后的激动?还是洗净了自己心灵后的平静如水?我知道的是,如果这个世界你都用骑行一遍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困难会打得倒你!我知道的是,如果整个世界你都走遍了,你肯定不会再为脚底下这一尺一寸的水泥地而斤斤计较!

所以,我非常欣赏高晓松的那句话:“在我和妹妹长大的这么多年里,我们分别走遍了世界,但都没买过一尺房子,因为我们始终坚信诗与远方才是我们的家园。

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我正好又看了《搭车去柏林》,里面的那句话深深地震撼了我:“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也不会去做了。”这让我开始感到害怕,害怕哪一天我也会老去,不是人老,而是心老!等到结了婚生了孩子,看看身边贤惠的妻子,看看旁边可爱的孩子,到时我再想走,我还能动得了身吗?

我现在还年轻啊!我可不想多年以后等有了孙子的时候,当他问我“爷爷,你20多岁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的时候,我只能叹息“别提了,爷爷那时候还蜗居在水泥盒子里还贷呢!”我要骄傲地告诉他,“你爷爷我当年已经开始环游世界了!”

再不去我们就真的老了!

所以,以后别人再问你,“一定要去嘛?” 你要骄傲地回答他,“一定要去,因为不去会死!”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