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Friday, 2. February 2007, 06:11:15

王聪@西邮

考试成绩出来了。一看到成绩就想笑,因为我的成绩破具讽刺意味。

选取经典的三门成绩,列举如下:

模拟电路 83
计算方法 91
数据结构 63

不知道的人一看还以为,这小子学习还可以,基础课不错,可惜计算机专业课差了点。而事实正好相反。

在这个学期中,模拟电路和计算方法这两门课我听课的次数加起来还不到10节,一般上这两门课除了睡觉就是看计算机书;作业除了第一次是自己做的,其余均是直接或间接抄的答案。而且,考计算方法时,我提前40分钟交的卷子,因为我做完又检查了两遍,实在是无聊了!(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出这种题考我们,你当我们是二啊?!老子一年花5500¥就接受这种教育啊?!)那我怎么还能考这么高呢?很简单,因为我考试前用三天的时间突击了一下,把老师划的所谓的传说中的重点全都勾好看了一遍,把以前的卷子也都做了一下,把可能出的题型仔细研究了一下。

结论一:要想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务必一定必须熟悉+研究这门课考试的详细情况!即使你对这门课厌倦无比(比如我们伟大的D要开设的马克思,邓*,毛泽东*。在我眼中,模电也可以和它们相提并论),只要你有了老师划的考试范围和复习重点,照样拿高分!!照样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其它一概不用管,成绩几乎可以遮盖一切,请尽管放心!!

再看看形成鲜明对比的数据结构。首先,虽然我喜欢数据结构这门课,但我讨厌系里选用的数据结构教材,我认为那本书的编写者没有责任心,书中的代码不堪入目,理论也多“参考”其它书籍。即使是像教授们宣称的那样“它是使用类C语言编写”,它的代码也很难让我接受。我在学期一开始就从书中找出二十多处错误(同类型的错误只计算一次),自然也不会花冤枉钱买这等烂书。然后就是作业,平时作业我基本上全是自己独立完成的,因为我要单独给老师交电子版。最后,到期末时,老师划的重点什么的我一概没划,题几乎也一个没做,因为我从大一就开始自学数据结构,也编写了不少数据结构的代码(用C,C++,Perl都写过),我读过一些Linux内核的源代码,见过的数据结构比课本上的要复杂的多(不信你就看一下Linux源代码中的rbtree和pidhash),怎么说也得优秀吧?结果呢,刚好及格!(或许我还应该庆幸,差点就不及格呀!)

结论二:如果你喜欢一门课,很可能你并不会在它的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因为你喜欢的是课程本身而不是考试,甚至你会因为太喜欢这门课而拒绝让你恶心的考试(它侮辱了你的智商),所以你就失去了取得高分的法宝!一门课不管你学得多么好,只要是考试不考或者不是考试的重点,你也别想考好!

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考试是一个坏东西,或许是人间至恶,没有一样坏的东西会长存。


看看恶心的考试让我们多少未来的科学家们放弃了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想想为什么我们一年又一年地培养了那么多高分状元但至今仍拿不到诺贝尔奖,有多少人在绞尽脑汁地拼命地把自己变成做题机器来获取所谓的名利和认可,又有多少才华横溢的少年因为不适应这考试制度而被埋没:教育部欺骗了我们!

希特勒说过:“越大的谎言就越容易有人相信。”教育部用欺骗和诱惑迷住了我们的双眼和头脑。我在这种欺骗中存活了十几年,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我想我是接受不到新的教育了,可我希望以后的孩子们能够接受,我希望能在2030年的某一天看到孩子们都能够学他们喜欢的知识,他们的才华不再用考试成绩来衡量,而是用他们与生俱来的创造力;他们能够快快乐乐地在科学的世界里探索,而不再受政治和金钱的制约。

教育上的欺骗是最大的欺骗。我不想自己受骗以后再继续去骗别人,那样的话骗局永远不会结束。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识破这种骗局,并有勇气和决心去改变它。只有这样,以后的孩子们才会有希望,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才会有希望。

Contents